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fn9xak.com

大多数男人不后悔自己选择前列腺癌手术

根据德累斯顿工业大学的Johannes Huber博士及其同事的最新研究,在前列腺癌手术决策中起更积极作用的患者不太可能对他们的选择感到“决策后悔”。该研究还发现,选择开放手术与机器人辅助手术的男性在决定后悔方面没有差异。

研究着眼于前列腺癌手术后的决策遗憾

这项研究包括来自大型德国医疗保健研究项目HAROW的数据,该项目分析了针对局部前列腺癌选择不同治疗方法的男性的结局-这意味着该癌症并未扩散到前列腺之外。HAROW项目的创始人之一Lothar Weissbach博士解释说:“ HAROW这个名称是指具有这种诊断作用的患者的主要治疗选择,即激素治疗,主动监视,放射,手术(手术)或观察等待。”

近年来,机器人辅助的前列腺切除术已成为替代传统开放手术的一种越来越流行的选择。尽管机器人辅助程序可以使恢复更快,但研究表明,就前列腺癌的预后而言,“没有绝对的优势”。

很少有研究关注男性选择前列腺癌治疗的决定后悔。Huber博士和合著者解释说:“与决定有关的后悔是一种消极情绪,与思考过去的选择并将现状与假设情况相比较,而假设情况可能是由于选择了不同的治疗方案而发生的。”

作者分析了936例接受前列腺癌手术的男性的决策遗憾,其中532例接受了开放性前列腺手术,而404例接受了机器人辅助手术。在大约六年的随访中,患者使用0到100决策后悔量表(其中100表示​​最遗憾)对他们的治疗选择进行“痛苦或stress悔”评分。

接受机器人辅助手术的男人在治疗决策中表现出更多的“自决作用”。他们更有可能使用互联网来研究他们的治疗方案,并且更加积极地选择将要进行该手术的医院。他们还选择了进行前列腺癌手术量更高的医院,在这些医院中更可能使用机器人辅助手术。研究人员写道:“如果有强烈的愿望要进行机器人手术,那么[积极参与]的患者可以选择另一家医院。”

总体而言,前列腺癌手术的决策后悔率很低:决策后悔量表的平均分数仅为100分的14分。接受机器人辅助手术和开放式手术的男性的决策后悔分数相似,分别为12分和15分。

毫不奇怪,治疗效果更好的患者(包括没有癌症复发,勃起功能良好且没有大小便失禁的患者)的后悔较少。在治疗决策中发挥更积极作用的男性,其决策后悔评分较低(小于15)的可能性约为其两倍。较短的随访时间也与较低的决策后悔率有关。

遗憾的决定可能会对患者对前列腺癌治疗选择的满意度产生持久影响。新的结果表明,不管选择哪种手术方法,前列腺癌手术后数年的决策决策水平普遍较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白菜大全自动送彩金 足彩送彩金 彩票大赢家 棋牌正版送彩金 足球投注注册送彩金 最新棋牌注册送彩金 任我赢qq机器人 澳客彩票 澳门真人网上娱乐送彩金 微信pk10算账机器人